首页 >> 中药方剂

圣皇第十章闻人野

中药方剂  2020年06月25日  浏览:1 次

圣皇 第十章 闻人野

<-》

第二日天还未亮叶辰又从青云宗右边深入后距离后山那片原始荒林都不足百里了他沒有继续深入只是登上不同的山峰远远遥望却沒有什么的发现

下午时分叶辰回到了青云宗山门前

青云宗后山虽然笼罩着神秘勾起了叶辰很大的兴趣但是他很清楚目前的自己还不具备解决未知危险的能力便沒有去涉险

毕竟來到这个世界后便沒有修炼过现在的他不过只能算是低境界的修者罢了只比那些前來加入青云宗的年轻人强些罢了

叶辰从青云宗山门前的几座院落路过走向远处的树林耳边突然传來了陌生的粗犷声音:“这位朋友天都黑了你这是要去哪儿”

叶辰回头看到一个皮肤黝黑体型相当彪悍方脸阔嘴的年轻人正在向着自己打招呼当下指了指远处的树林示意自己要去那里随即便迈步离开

“兄弟你别啊夜晚这里可是有猛兽的你要是遇上多半会有危险不然这青云宗也不会专程在这里建造几个院落供前來参加选拔的人暂住了你还是到院落中來吧这里布置有阵纹可以保证生命安”

那个皮肤幽黑的大个子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叶辰走來完是个自來熟半点不认生直接拉着他便往院落中走去而后一屁股在石桌边的凳子上坐了下來见叶辰还站着他指着身边的石凳道:“兄弟你倒是坐啊这里人是多了点但是你别怕有我闻人野在此谁也不敢欺负你”

“多谢”

叶辰点了点头坐了在石桌边四周有许多的目光望來而他却沒有心思去关注只是目光平静地打量着面前的黑大个真是人如其名浑身肌肉高高隆起方脸阔嘴额头宽大黑发浓密不管是眼神还是身体都透着一股子野性

“兄弟你也是來参加青云宗弟子选拔的吧有院子不住为何要去野外呢不过我看兄弟子你气质独特第一眼就有好感不知道兄弟來自何处”

“一个沒落的家族罢了突遭大难族人都不见了踪影如今也沒有别的去处刚好听说青云宗招弟子便來试试运气看能否被选上”

“原來如此兄弟也不要难过了吉人自有天相相信你的族人都会沒事的不知道兄弟如何称呼”

“在下叶辰”

“在下闻人野熟悉我的人都叫我野人以后叶辰兄弟你也这么叫我吧听着亲切哈哈哈”闻人野说着拿出两个兽皮酒袋将其中一个递给叶辰道:“叶兄试试我们部落酿制的美酒”

“哟酒还挺香的想不到从大山中來的野人竟然还有这么好的酒真是让我们开眼界了啊”

有些刺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來带着明显的轻蔑与鄙夷叶辰转头看去见到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身边还围了一群人从那些人的神色与态度來看都以那个锦衣青年马首是瞻

“想喝吗”闻人野满脸笑容地看着那个锦衣青年扬了扬手中的酒袋道:“可惜啊酒是老子的老子不想给你喝别叽叽哇哇扰了我和叶兄的兴致”

“你说什么”锦衣青年身边顿时有数人“唰”的立身而起个个面色不善冷声道:“你敢如此对我们李少爷说话你知道他是谁吗”

闻人野皱了皱浓密的眉毛斜睨那些人道:“老子管你们是谁不要來招惹老子否揍得你们连妈都不认识不相信可以來试试”

看着闻人野浑身的肌肉与其散发出的野性周围很多的人都不禁缩了缩脖子而那个锦衣青年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來身边的一群人是摩拳擦掌面露狞笑

“那个穿白衣的小子我们劝你好不要与那个野人走得太近否则恐怕会遭受到牵连”锦衣少年身边的一名年轻男子微眯着眼睛看着叶辰而后对锦衣青年道:“少爷让属下等人去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人和那个与他走得近的白衣小子”

锦衣青年的脸色阴沉不定眸光绽放丝丝冷光盯着闻人野与叶辰看了好久方才对身边的人说道:“算了青云宗山门前不许前來参加选拔的人私斗我们要是坏了规矩倒时候便处于被动了本少爷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后悔的”

“娘的老子现在就想知道什么是后悔你个满身阴柔味的娘娘腔有种现在就來与老子过两招老子保准揍得你满脸开花满地找牙”闻人野非常直接给人的感觉很鲁莽但其实却很精明虽然口中说着这些话可他自己就是不抢先动手而是以言语去刺激锦衣青年逼他们先动手

锦衣青年的脸黑得跟煤炭似的胸膛剧烈起伏眼中的目光非常阴冷宛如毒蛇但是他终究沒有被气得失去理智只是重重哼了一声带着身边的人离开了这里去了另一个院落

“叶兄你看到了吧有我闻人野在此谁敢欺负你我揍扁了他”闻人野以蒲扇大的巴掌拍着胸脯嘭嘭声响一脸的野性

“野人兄果真好气势将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都吓跑了在下真是佩服”

“嘿嘿叶兄过奖了來喝酒”

叶辰一边饮酒一边以元神察看闻人野的身体心中不有些惊讶他的血液中竟然蛰伏着蛮荒气息而且还有妖族的血脉气息难怪身板如此彪悍魁梧

叶辰想到了一种血脉体质蛮荒大妖体

这种血脉是非常强悍的本身是人族但是体内却流着一些妖族的血液与蛮荒血脉融合使得肉身非常变态力大穷生命精气旺盛比

叶辰沒有想到在这参加青云宗选拔的人中竟然能遇到身具这种体质血脉的人这不由得让他感到意外难道这个闻人野不知道自己的血脉但这个可能性很小

不过叶辰并沒有开口相问避引起闻人野的怀疑此刻在他的心中不有些怀疑闻人野來此的目的真的单单是为了进入青云宗修炼吗

“野人兄你可得提防刚才的那个锦衣公子虽然论实力你比他强但是他能如此自以为是肯定是有所依仗将來不要着了道才是”

叶辰出言提醒其实在他第一眼看到那个锦衣公子的时候就已经肯定了其必定有些许來历因为他在其身上给感应到了法器的波动

法器是这个宇宙的某些修炼炼制出來的东西可以供人使用发挥出比自身强劲许多的威力來对于这些基础知识叶辰早已从楚天舒与清泠那里有所了解

“叶兄不要担心就那阴柔的小白脸我闻人野一巴掌就能拍飞”闻人野大大咧咧看起來很野蛮他狂饮了一口酒突然变得神秘了起來瞅着叶辰低声道:“叶兄你听说青云宗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了吗据说宗门内有什么变故死了许多的弟子”

“有这等事既然野人兄早已听闻为何还要來此参加选拔”

“嘿我不怕难道还有什么妖魔鬼怪不成即便是有也沒有原始森林中的洪荒猛兽可怕倒是叶兄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了这青云宗内可不太平啊”

“我也不怕要是真有什么妖魔鬼怪不是还有野人兄在吗”

闻人野听到叶辰这样的回答当即表示语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嗨我说你们两个可是惹大祸了”

就在叶辰与闻人野低声谈论的时候突然有人走了过來以可怜的眼神看着他们

“你什么意思”

这话闻人野可不爱听眉毛顿时就立了起來吓得那个说话的人一哆嗦道:“你们不知道刚才那个锦衣少年乃是青阳镇李家的二公子吗李家还有大位公子正在这青云宗内修炼听说早就已经是仙师境界的高人了现在你们除非在李家大公子不知道的情况下离开这里否则你们可就惨了”

“怎地”闻人野一脸凶相道:“难道一个小小的弟子还能在青云宗只手遮天了不成管他什么大的二的惹到老子统统狂揍一顿”

那个人听到这样的话顿时一副看怪物的表情看着闻人野而后默默转身离开了其实闻人野的心中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所谓因为那人刚走他的眉头就皱了起來

“妈的那怂货竟然还有个在青云宗修炼的大哥以后我们进入青云宗肯定会被穿小鞋各种针对烦都要烦死了”闻人野骂骂咧咧表情显得有些烦躁

叶辰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他其实并不愿惹上这些麻烦毕竟现在境界低只想在青云宗内安心修炼同时揭开青云宗隐藏的秘密这下倒好平白多了个仙师境界的敌对者将來肯定有许多的麻烦

友情链接